微信公众号
   当前位置:首页> 社员风采

茶油飘香

来源: 管理员 作者: 赵峰 时间:2017-12-25

小时候,父亲在云南边陲打仗。我和母亲在部队大院相依为命。那是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吃的基本都是自己种的和养的。平时,除了能凑凑和和地解决温饱,已然没有八珍玉食能勾出我肚里的馋虫。

夏天,五分钱的一根冰棍就可以让我高兴上半天。冬天,我一路小跑,迫不及待往幼儿园角落里的一个窗户洞里塞进一毛钱,眼巴巴地等。不一会儿,一双大手把一个烧饼丢出来。烧饼上有芝麻,散发着阵阵清香。我满心欢喜,捧着烧饼像捧着一个金元宝。那时,烧饼就是最好吃的零食了。
更多的时候,我孤独地坐在自家的门坎上,像个哑巴似地沉默不语。隔壁有一个阿姨,她的丈夫也去了云南。她还没有孩子,一个人更难。她没事的时候,也常常坐在自家的门坎上,黯然无语。有时,我俩一扭头,不经意撞见,尴尬地一笑而过。后来,她不时来我家串门。看着我面黄肌瘦的模样,她颇有些心疼。俗话说,远亲不如近邻。她没有什么依靠,也就把我和母亲看成是自己的亲人了。
又是一年四月,洋槐花飘香的季节。阿姨提起一个菜蓝子,带着我,走进铁路旁边的洋槐树林,寻找花稠的树。刚刚绽放的洋槐花,像千百个小精灵,穿着白绿相间的衣裳,在枝头迎风飞舞。我和阿姨悠然地站在林间,仿佛走进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童话世界。阿姨说要摘洋槐花,回家烙饼吃。我把食指塞进嘴里,羞答答地问,还有什么好吃的吗?过了半晌,阿姨说道,我们四川荣县用油茶籽榨的油做菜最好吃。

她告诉我:油茶树属常绿小乔木。油茶树上结的籽可榨油,这种油叫茶油,色清味香,营养丰富,耐贮藏,是优质食用油。也可作为润滑油、防锈油用于工业。
    说着说着,她似乎回到了童年。她小时候,父母在厨房用茶籽油做菜时,她总是倚在门口,眼睁睁地望着。醉人的香味弥漫于整个房间,久久不散。而我现在也成了那个小馋猫。
    阿姨也喜欢用荣县的茶籽油做菜。她说,茶籽油是老家人最喜欢用的食用油。我掀起门帘,见她在厨房里忙得像个陀螺,转得晕乎乎的。母亲也站在旁边,小声说着,似乎是在请教。我天马行空的幻想,油茶到底是个什么样?是固体状,还是液体状?我的小嘴馋得要命,口水直流。饭菜做好了,母亲亲昵地催促我,快吃吧。我抬起头,阿姨温柔的眼神抚平了我内心的一丝慌乱。我狼吞虎咽地吃起来,很舒服,也很享受。我天真地以为,用茶籽油炒的菜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了。
那天,部队从老山前线胜利凯旋,当地老百姓自发地列队欢迎。而我们这些军属的情绪无疑最激昂,提着的心时时掉不下来。阿姨拉着我的小手,挤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寻找着自己的亲人。我见了父亲,拼命大喊,泪水夺眶而出。队伍渐渐淡出视野,而我始终没有见到阿姨的丈夫。阿姨脸色苍白,浑身抽痉似地抖动了一下。待我转身,阿姨已不知所踪。
    阿姨俯卧在床上全身抽搐,灵魂宛若落花飘零,无处可依。她如病恹恹的林黛玉,萎靡不振,沉浸于荒芜的废墟里不能自拔。她听不进父亲的劝慰,撕心裂肺的嚎哭,犹如升空的火箭划破天穹。     
    父亲告诉我说,阿姨的丈夫在打仗期间英勇牺牲了。我双手托着下颌,坐在门坎上愣神儿。
    父亲带来了罐头、巧克力、饼干等零食,我从而冷落了阿姨。直到后来,我见隔壁又搬进一户人家,心里突然莫名地一阵难过。我这才发现阿姨不见了。我问母亲才知道,她独自一人回了荣县老家。她的精神支柱轰然倒塌了,觉得已没有在部队大院呆下去的必要。从此,我再也没有阿姨的消息。
    大学毕业后,我独自一人在陌生的城市漂泊。我像一个幽灵,恣意在人声嘈杂的街头徘徊。我背后仿佛被锋利的匕首刺进拔出,心猛地一沉。我的眼里湿湿的,身边空空的。我想留住什么,却怎么也留不住,眼看时间匆匆流去,无可奈何。
    我在被遗忘的角落里,仿佛听见阿姨在唤我的小名。我眼前似乎闪过一抹光亮。阿姨在厨房里用茶油炒菜呢,我倚在门口眼巴巴地等着。

一股股茶油的香味扑鼻而来......

随机推荐

热门推荐

  • 省级组织
  • 市级组织
  • 友情链接

站长:九三学社山西省委员会 站长信箱:sx93xcb@126.com

版权所有:九三学社山西省委员会 晋ICP0606060 地址:山西省迎泽区文源巷26号 邮编03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