微信公众号
   当前位置:首页> 社员风采

外婆

来源: 管理员 作者: 赵峰 时间:2017-12-19

  我一直都未同外婆见过面。外婆病逝的那年,我还在送子娘娘那里排着长队等侯着出世。如今,我从照片上才能看到外婆的音容笑貌。
   外婆很小就随父母和尚在襁褓中的弟弟四处逃荒,颠沛流离,从河南洛阳逃到了山西风陵渡。在逃荒的途中,她的母亲和弟弟因没有食物充饥而活活被饿死了。外婆的父亲为了让自己和她都能生存下去,忍痛把她卖给了一户人家,换取了一袋粮食,撇下她独自走了。
  外婆当时五岁,还是一个不懂事的孩子。可那家主人却把她当作牛马使唤,逼着她纺线织布,一刻都不能停止。外婆年龄小,干不动活。那家恶婆娘对她轻则怒斥,重则打骂,据说常常用裂了数条缝的竹片残忍地往她头上打,并夹着她的头发猛地往上拔,地上落了一片。外婆的惨叫声,在屋里久久地回荡。夜里,恶婆娘不许她早早睡觉,就让她站在身边,自己什么时候睡,才能让她去睡。每到寒冷的冬天,恶婆娘就让她裹着一床薄被子,睡在案板底下。
  外婆的身体很虚弱,在长期的折磨下,患了严重的疾病。她十一岁那年,那个恶婆娘像扔垃圾一样,随意地把她扔在外面的路边上,任其自生自灭。外婆奄奄一息,生命就要走到尽头,幸好被路过的太奶奶捡回来,做了家里的童养媳。太奶奶心地善良,待外婆就像待亲闺女。她为了筹钱给外婆治病,把家里仅有的一幢房子卖掉,然后全家住在破窑里。外婆十三岁时就嫁给了比她年长九岁的外公,十六岁时就做了母亲。
  他俩婚后的生活并不幸福。外公脾气暴躁,常常对外婆拳脚相加,而她总是忍气吞声。后来,外婆从他人口中得知自己的父亲还活着,而且已回到了河南洛阳。她激动万分,心里萌发了找亲人的念头。一次,外公又无事生非,动手打了她。外婆不堪忍受,年仅十八岁的她毅然抱着两岁的母亲来到古老的黄河渡口,乘上一叶小舟漂向远方。外婆踏上熟悉又陌生的故土,千辛万苦地寻找着自己的父亲。父女相见,抱头痛哭。太姥爷辗转回到洛阳,又续了弦。因妻子没有生育能力,他就把一个侄子过继到自己跟前。外婆一出现,太姥爷和太姥姥说什么也不放她走了。一来是因为太姥爷觉得欠外婆的情太多,心里很愧疚,想尽自己的全力弥补。二来是因为外婆是太姥爷唯一的亲生骨肉。他希望这个孩子能够留在身边。太姥姥也是这么想的。她待外婆也很好。就这样,外婆被他们扣留在河南,呆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   太奶奶和外公在家里焦急地等待着,始终不见人影。太奶奶便催外公到河南洛阳去接外婆。外公乘船一路漂到黄河岸边,到太姥爷家里去要人,可他们早已把外婆藏匿起来。外婆知道外公来找她,可她一想到外公平时对她的不好,心一横索性就不跟他走了。外公垂头丧气地回到家里,可太奶奶不甘心,亲自乘船寻人。这一次,他们又把外婆藏起来。太奶奶见不到人,只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着摇摇晃晃地来到古老的黄河渡口。就在太奶奶双脚踏上那只船的一刻,外婆抱着年幼的母亲,哭哭啼啼地喊着一路跑来。太姥爷和太姥姥在后面追截阻拦,却无济于事。外婆心软,她看着太奶奶憔悴的模样,实在不忍心。太奶奶救了她的命,这份恩情,她始终铭记在心。为了婆婆,她宁愿再次离开亲生父亲,回到遥远又贫穷的小山村。
  外婆从跟随太奶奶那天起,就一直被病魔缠身。她平时既要忍受病痛的侵袭,又要无休止地干家务活。当时在她年幼的几个孩子里,小舅还是一个刚会爬的幼儿,整日又哭又闹,缠着她不放。每到做饭的时候,外婆就把小舅搁到巷口,然后,再回到家里,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,艰难地烧柴火,拉风箱。等到小舅哭着从巷口爬到家里,饭也快做好了。可外公不懂得体贴人,一不顺心,就拿外婆当出气筒。
   在后来的将近二十年里,外婆又到河南洛阳的娘家去了四五回。她每次来,太姥爷都让她坐在板车上,然后自己在前面拉着,送她到城里的医院去治病。一路上,太姥爷不时地哽咽着,用袖子擦拭从眼角流出的泪水。外婆在洛阳停留的时间总是很短暂,就又匆匆地回到了山西。那时风陵渡的医疗条件很差,村里的土医生说往人的身体上注射鸡血,病就能好,硬是用针管往外婆的身体上注射了很多鸡血。太奶奶和外公都没有文化,什么也不懂,也就依着人家。在病痛的折磨下,外婆于三十六岁那年离开了人世。她死时,没有闭眼,她有着对几个未成年的孩子太多的牵挂。
  外婆仅有的两张照片,至今都镶在悬挂在墙壁上的镜框里。照片里微笑着的外婆,就像微笑着的蒙娜丽莎。她是一个好人。
    (发表于2009年1月16日《发展导报》;2017年第2期《小品文选刊》)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随机推荐

热门推荐

  • 省级组织
  • 市级组织
  • 友情链接

站长:九三学社山西省委员会 站长信箱:sx93xcb@126.com

版权所有:九三学社山西省委员会 晋ICP0606060 地址:山西省迎泽区文源巷26号 邮编0300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