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  页|机构简介|参政议政|社会服务|自身建设|社内动态|地方之页|社员之家|学习研究|视频新闻|社员风采
      首页 >> 社员之家 >> 正文
春夜寂寂忆母亲
[来源:九三学社长治市委]  [作者:秦肖平]  [时间:2015-8-31 16:51:00]

人生在世,总有一些让人永生难忘的事情和刻在心里,无法淡忘的情感。

夜深人静,我常站在院里静静地举目遥看,那镶嵌在夜幕上如宝石般闪烁的满天星辰或那轮时圆时缺,让人思绪缠绵的明月,思念母亲。

每当这时,我就又仿佛回到了遥远的童年,好像又躺在母亲温暖的怀里,数数星星、唱歌谣、听故事。

2012年,对于我来说,是人生最黑暗的一年。

这一年,春天来了,母亲却越走越远。在一个阳光透亮的上午,母亲在饱受了四个多月病痛折磨之后,怀着对人生和儿孙们的深情眷恋,走完了她的人生之路。

从此,我成了一个无娘疼的孩子,再也听不到母亲那慈爱的呼唤,看不到她白发苍苍站在故乡的山垭口送我回城里,久久远望的身影。

由于年迈的父亲、母亲在老家的缘故,我常常回家看看。

每次回家,母亲都高兴得不得了,给我做打小喜欢吃的饭菜,欢快地问这问那。我胖了,她高兴地笑。我瘦了,她心疼地问怎么回事。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她总是舍不得吃,还像我小时后那样,笑眯眯地看着我吃。

在母亲眼里,我是她永远长不大的孩子。我的冷暖、喜怒哀乐和一切,总装在她的心里,日夜牵挂。天热了,母亲担心我中暑,从老家给我捎来绿豆,嘱咐我熬汤清热解暑;天冷了,母亲怕我冻着,打电话让我把衣服穿厚实暖和点。母亲知道我写文章熬夜,每次打电话总忘不了安顿我夜里早点休息,怕累着我。

这使我常心怀愧疚,深感对母亲孝顺不够,不及母亲对我的万分之一好。

小时候,我体弱多病,在一周岁多的时候,一场感冒烧起了严重肺炎,越病越重。母亲整夜守在床前看护我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着急上火嘴唇满是燎泡。在一个寒冷漆黑的冬夜,我被围了一圈抢救的医生宣布“死亡。”医生先是挪走了我病床前的灯,接着又准备撤掉氧气管。

母亲见状,扑上前制止医生撤掉氧气,大哭着说:“我的孩子怎么住院后越看越重?现在还有气,你们就要给撤掉氧气,是不是故意想把我孩子害死?

母亲这一闹腾,把医生一下给吓住了,缩回了撤掉氧气管的手,又把灯给悄悄移了回来。嘴里嘟哝着说,反正该用的药都用了,该想的办法也都想了,你可不敢讹我们啊!

我生病的那个年月,正是文化大革命闹腾的最厉害的时候,医生们大都被运动吓破了胆。母亲这一闹腾,他们生怕给人抓住把柄,给扣顶帽子挨批挨整,都能躲就多躲,不敢惹事生非。

在母亲的坚持不准撤氧气下,我又却奇迹般地给活了过来。这事母亲生前常对我讲起,每次都得意地笑着说,多亏没有让医生给撤掉氧气,不然哪有你的小命。

母亲说,她当时气晕了过去,当医生把她抢救回来时,我也活了过来,几天不吃不喝,竟一下拱在她的怀里吃奶。

母亲说,就在我住院期间,她还救了一个小女孩的命。这个孩子和我得的一样的病。医生说,救不活了,要撤掉氧气,我母亲极力阻拦不让撤。说,再等等,看看能不能活过来。不想,等了一会儿,这个女孩也活了过来。母亲说,那是人快不行时,打的急救药好药起了作用。

儿时的记忆,母亲一直在忙碌。父亲远在省城太原工作,一年只能回家住一个月,母亲一人带大我和哥哥、妹妹。白天劳动挣工分,夜里操持家务到深夜。

那年月,父亲工资低,又常年全国各地跑,出差搞外调办案。一年到头,连交村里的200元钱粮食款也筹不齐,只能靠母亲下田劳动挣工分一同解决。

年轻时的母亲,浑身是劲,天天在地里劳动,从没见她说过一声累。每天,天不明起床,天黑收工,往往是凌晨四点起床做饭,五点就得赶到田里、工地劳动。

一年四季,母亲除下田劳动,还在家里养鸡喂猪,用树叶、野菜和掺米糠面麸喂猪养鸡,把日子过得殷实,没让我们在村里家家缺粮闹春荒挨过饿。

母亲喜欢看戏看电影,只要大队夜里唱革命样板戏或放电影,她总是背上背着、怀里抱着、手里拉着我们兄妹三个去大队舞台院看戏看电影。

小时候,我记得母亲很“小气”,家里养了二十多只母鸡,每天下那么多鸡蛋,可她却从舍不得让我们吃,总把鸡蛋拿去供销社卖钱,换些油、盐、酱、醋等生活用品回来。

最有趣难忘的是,母亲常哄我们说:“嗯,听话啊!谁听话,过几天,我就给谁炒一碗鸡蛋吃。”

为了吃到那一碗香喷喷的炒鸡蛋,我们兄妹三个一个比一个听话,争抢着帮母亲干家务。哥哥八岁时就会做饭,我十二岁上就替母亲挑水扫院,年幼的妹妹则常帮母亲择菜烧火,可母亲总是说话“不算数”,一次次把鸡蛋坚持卖给供销社。长大后,我才理解母亲当年为什么说话“不算数”,那是被生活艰难困苦所逼。

小时候,有一件事情让我好长时间无法不解。一向“小气”的母亲,却“大方”了起来。有一年过年,我三姨家穷的买不起肉,母亲将捆绑好的三只大公鸡交给我和哥哥说:“去,给你三姨家送去。你三姨家过年割不起肉,憨娃们可怜!”

姥姥虽然养有七个儿女,却单靠我母亲赡养。姥姥在我家住了十二年,母亲整日茶饭伺候,悉心照料,不嫌厌烦,从不嫌吃亏,不给我舅舅、大姨、小姨们计较,直至姥姥病逝。

照看侍奉姥姥,本来就很辛苦,可母亲又接管了一件“麻缠事”。我在外工作的五姨生了一个女孩,需要找人“托养”,可我的舅舅、大姨、小姨们谁都不愿管。母亲看没人愿管,一咬牙说:“你们不养,我养!”

为抚养表妹,母亲吃了很多苦,夜里换尿布、喂奶,没睡过一个囫囵觉。夏天,母亲用手帕、衣物为表妹遮阳扇凉。冬天生怕冻坏她的小手,便解开自己的领口,让表妹冰凉的小手在她的胸脯上取暖,任刺骨的寒风呼呼往往敞开的领口里吹灌。

一向胆小懦弱的母亲,却做了一件让人意想不到,啧啧称赞的事情。一次她在村里的池塘边洗衣服,邻居家一个小女孩在池边玩耍捉蝌蚪,闪进了池水里。

小女孩不停地挣扎哭喊,不会游泳的母亲见此情景,又看周围无人求救,急忙跳进水里救人。

谁都知道,母亲不会游泳,可她硬是把那个小女孩拖到了岸边,扒着一块池岸石给救了起来。

每年过年,一进腊月二十,母亲就忙着蒸年糕,把我的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,把火炉生者,把屋子烘烤的暖暖和和,打电话催我回家过年。

如今,母亲永远离开了我,再也听不到她催我们回家过年的声音了。每当过年,我的心里总有一种酸酸的感觉,特别思念母亲。

母亲走了,我才明白有娘的时候,是多么幸福。娘在,家在,老家在,牵挂在,那才叫高高兴兴的回家过年。那年才过的鼻尖冒汗,心里暖暖的惬意舒心!

我常想,人如果有来生,我还做娘的儿子,做娘的儿子是多么幸福!

 

手机号码
天气预报
邮编电话
列车时刻
 
站长:九三学社山西省委员会 站长信箱:sx93xcb@126.com
版板所有:九三学社山西省委员会 晋ICP备06004062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迎泽区文源巷26号 邮编:030001